有一天

全职狂热ing......野生粉......
叶攻党,目前有冷CP专业户趋势。
主队皇马,CPRG,萌茵热爱。
CP球球,基友JT~~
每篇皆为对所爱之人的告白

[叶肖]梦回鱼腹

叶神生日快乐!!


CP叶肖,一个拼接了我和亲爱的 @没几年 两个人的脑洞所以画风非常非常不对的欢乐文,HE无误,OOC慎入。

 @没几年 爱你!




“哦……我现在就在看啊。”

叶修拿着从苏沐橙那顺来的《恋爱宝典》,用着苏沐橙的手机信誓旦旦地说这个夏歇期要带肖时钦去看海的时候,肖时钦握着手机脱口而出。

“……就算我高中没学地理,我也知道W市是个内陆城市。”

叶修十分语重心长。

肖时钦莞尔:“叶前辈,叶神,我什么时候对你说过谎啊?”

窗外暴雨完全连接起天与地,肖时钦站在窗前看水位大涨的长江:“来W市,我带你在内陆城市看海。”

W市年年暴雨季城内可看海,没毛病。

叶修:其实我是想说我们可以去Q市。


抱着陪肖时钦心态的叶修真在W市看到了海。

叶修:……

有生之年,第一次感受到了“被雨堵在家里出不了门”是什么感觉。

肖时钦出言安慰不太适应的叶修:“没关系,我们可以点外卖。”

叶修一开始不是很信。

要知道外面水都快把街道淹了,外卖小哥怎么来得了?

肖时钦镜片一闪露出迷の微笑:“叶修,你要相信我们W市人的精神!”

什么精神,W市每天不一样所以每天大家都不一样吗?

    叶修表示偶尔我也不是很懂你的逻辑。

“您好,您的外卖到了,请开窗取一下。”

讲道理,肖时钦外放的手机里传出这种声音时候叶修是拒绝的。

他觉得这肯定是什么整蛊游戏。

然而。

肖时钦淡定地打开窗户从全副武装的外卖小哥手中取到了外卖。

叶修:饿X么外卖,无处不在。

“所以说你指的究竟是什么精神。”

吃饭之前,叶修还是忍不住问肖时钦。

肖时钦正襟危坐:“勇立潮头,敢当‘弄潮儿’!”

叶修想了想外卖小哥划着皮艇风里来雨里去的英姿。

服。


“是初中时同学送的礼物。”

下了几天暴雨人连出门的兴致都没有——这种感觉和自己主动宅在家里还不一样——打荣耀之余,叶修饶有兴致地观察起肖时钦的房间。

他拿起了架子上的一个八音盒仔细端详。

肖时钦听见八音盒发出的音乐声后,放下手中事解释着。

“这么精致……女同学送的吧?”

“那会流行地礼物就几种,八音盒,帆船摆件,杯子……”

肖时钦明智地绕开这个问题。

叶修一笑:“那肖队有没有送过别人类似的礼物?”

肖时钦捏捏鼻梁:“回礼肯定有。”

“叶神你要是想要,明年你生日我保证送你十个八个八音盒,保证摆满你的电脑桌。”

“行啊,小肖你送多少我都乐意收。”

叶修这话搞得肖时钦十分没脾气,只好顺着他的话笑笑,再不敢漫不经心地敷衍他的问题。


或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天晚上,肖时钦做了个梦。

梦境里肖时钦的穿着和他的账号卡生灵灭一模一样,职业也是机械师。

他还是肖时钦,可“肖时钦”不再是他的名字。

梦境的世界里,每一代最强的机械师都叫“肖时钦”。

这一代的“肖时钦”,是他。

然而大抵是因为他的前辈们事迹过于耀眼,又或许是他本人闯荡出的名声还不够,即便他继承了“肖时钦”这个名号,诸人对他的认同度却不高。

实际上就连肖时钦他自己,都对自己不够自信。

他总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似乎有最强之名的机械师,远应较自己强势,比自己锋芒毕露。

可叶修不这么觉得。

肖时钦游历时交好的友人叶修对肖时钦的信心比他自己对自己的信心还足,总说历任“肖时钦“都比不上他,他才是唯一的机械师,肖时钦。

这回他造出了个奇巧的八音盒——比市面上的大路货高级很多——想送给叶修,正巧两人在一处海域碰见了,肖时钦就想着,再玩个噱头。

他总是想在叶修面前表现更多。

肖时钦选中了一条栖息在海中央的鲸鱼,事先给八音盒做好了保护措施放到鲸鱼口腔中,原是准备带着叶修去鲸鱼所在的海域,变个魔术让八音盒的出场酷炫一点。

万万没想到鲸鱼压根不配合,最后肖时钦没能取到八音盒不说,他和叶修还双双进了鲸鱼的肚子。

至于八音盒……在鲸鱼嘴巴里时还好,但进了鲸鱼胃里……也不能看了。

肖时钦特别懊恼。

叶修却半点不怪他:“放轻松,我们总能出去的。”

肖时钦说好,心说无论如何我不会让你受伤。

最后梦里的肖时钦拼着暴露自己真实身份,把叶修安全从鲸鱼腹内送出。

“原来你是人偶。”

安全后叶修看着被腐蚀得破破烂烂的肖时钦,恍然大悟。

肖时钦很奇怪他的态度:正常人知道自己的朋友不是活人而是木偶——还是被人创造出了的木偶——会是这个态度吗?

“我见过你,你忘了?”

肖时钦还真忘了。

他早年一次战斗受到重创,后来虽然修好了自己,却是遗忘了许多,连自己的创造者是谁都记不起来,就隐约记得,自己追寻什么东西。

他本以为自己追寻的是世人认同,因而得了“肖时钦”的名号后从未休憩过一天,不是在做任务的路上,就是在研究机械师的变强办法。以至于这些年来,身边人来来去去,最好的朋友却仅有叶修一人。

“记不起来就别想了,现在最重要的是修复你的身体。”

叶修带着肖时钦去了他的地盘,而后在肖时钦目瞪口呆的神情中,自己用各种工具修好了肖时钦的身体。

“我从来不知道原来你对机械师也很了解。”

肖时钦此刻的感觉一言难尽。

叶修微笑:“如果完全不了解,这几年我也不会和沐秋一起完成千机伞啊。”

“千机伞?”

肖时钦下意识地重复。

“哦,你还没见过吧?”

叶修拿起手边银伞,就地给他演变起千机伞的各种变化:“早些年就有的设想,这段时间才真正完成。”

肖时钦愣愣地看着那把变化多端的伞,有什么东西在脑内逐渐清晰。

“最完美的技巧……”

“……机械师的顶端绝不止于此!”

他想起来了。

当初制造出自己的人,想要见到最厉害的机械师,追寻的是这个时代机械师工艺的巅峰。

可惜他去世得早。于是他走后被他亲手造出来的肖时钦,便继承了他的遗愿,走遍整片大陆,试图完成它。

世事无常,一场忽如其来的失忆打乱了他所有的步伐,而他过往耗尽心力的所作所为,竟全找错了方向。

肖时钦叹了口气,在叶修担忧的目光中,将一切和盘托出。


什么乱七八糟的……

醒过来的肖时钦按压着太阳穴。

只是白天一个八音盒事件而已,怎么做了这样奇怪的一个梦?

机械师、人偶、遗愿……

“醒了?”

身边叶修的声音叫他从思绪中抽出身来:“嗯,做了一个挺奇怪的梦。”

“巧了,我也做了一个挺有意思的梦。”

躺在他身边的叶修眯着眼:“我梦见你是一名机械师,以为自己追寻的东西是千机伞。”

“但其实不是,你追寻的东西就是你本身啊。”

“什么意思?”

肖时钦猛然转头:“你梦里的我,是不是一具被人造出的人偶?!”

叶修:“……不是吧……”

感情他俩做了同一个梦?

啧,这是“同床同梦”啊。

“是。”

叶修漫无边际地想着,游离的思绪却不妨碍他回答:“机械师的最高技艺哪是什么千机伞啊——不应该是,创造出你本身吗?”

“拥有人类情感和思维,实力强大还能不断学习的人偶——这才是那个时代机械师所能达到的巅峰吧?”

“再说了,继承了创造者所有学识但又青出于蓝的你,本身已经远远超出了你那位创造者的水平——之后的你,就是最厉害的机械师啊。”

叶修说。

肖时钦愣了半晌。

“那梦里的我还是挺幸运的。”

他迎上叶修略带疑惑的目光:“最后满足了创造者的心愿不说,还和你关系那么好。”

并且……会彻底相信自己吧。

肖时钦忽然觉得这个梦和现实还挺像。

梦中自己缺乏信心,找错了目标,可就算如此,最后梦中的自己也变得比从前更好。

而现实……他曾经看轻雷霆,也不是那么相信自己;却是在嘉世与叶修对上遭遇惨败后,再一次成长。

重回雷霆的他,真正全身心信任雷霆的队友和自己,也开始为自己和雷霆,树立更加有野心的目标。

“我觉得我挺幸运。”

叶修耸肩;“八音盒占的分量挺重的。”

你这么看重我,我很高兴。

肖时钦从他的眼睛里读出了这句话。

“我……”

肖时钦一时语塞,竟只能看着叶修,越笑越欢。


终于放晴时,叶修和肖时钦一起开始了大扫除。

叶修从肖时钦床底拖出了一堆旧书。

“哦……这还是我高中时候的教科书。”

肖时钦翻了翻箱子里的书本,颇为怀念。

“你居然还留着?”

“是啊,总觉得教科书这种东西,留着将来说不定还会用上。”

“不过其实更多还是念旧吧。”

“我只觉得小肖你对教科书情有独钟。”

肖时钦把拿起来的一本语文课本放回箱子里:“是啊,你看我这不就爱上了荣耀教科书?”

肖时钦一记直球,打得叶修都有些懵。

但很快他就回过神来:“哦,那这本教科书你打算留多久呢?七年?”

“七年怎么够,七十年我都嫌少。”

“这也是念旧吗?”

“不,这是真爱。”

肖时钦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挺好挺好,毕竟这教科书早就是你一个人的了,你要仅仅只是念旧,那我多亏啊?”

叶修也笑了起来。

还有许多事要做,但时光,也还有很长。


END

——————————————————————————

真不是黑,真不是……_(:зゝ∠)_


亲爱的生日快乐!(づ ̄3 ̄)づ╭❤~

评论(13)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