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

全职狂热ing......野生粉......
叶攻党,目前有冷CP专业户趋势。
主队皇马,CPRG,萌茵热爱。
CP球球,基友JT~~
每篇皆为对所爱之人的告白

[林方]躁动

CP林方,原著向HE,OOC慎入警告X3


为亲爱的 @没几年 而写的文~(づ ̄3 ̄)づ╭❤~


本文又名《谁是直男》《方大大教你如何掰弯“直男”》《盛时》


林敬言终于愿意正视方锐对自己的感情时,他已经不在呼啸了。

“老林,我又想吃盐水鸭了。”  

虽然林敬言转会霸图,但他和方锐的联系从未断过。隔个两三天,总能打一通电话,或者干脆就是视频一番。

这天晚上方锐漫无边际地和林敬言扯了半天,什么今天呼啸食堂的伙食格外不好、他难得中午微博刷黄金右手TAG结果没看到什么好话……林敬言就听他说,偶尔随意插两句话,家常得很。

直到方锐忽然叹了口气,说他想吃盐水鸭。

林敬言愣了一下。

他想起许久之前,方锐刚到呼啸时的事。

那时候队里是把方锐当林敬言的继任者培养的,方锐本人很有天赋不说性格也不错,林敬言对他就多了几分照顾。

休息日他带方锐逛N市,方锐缠着他要他带着去吃名产,林敬言想了想,觉得名产太多就问他最想吃什么,方锐当时说的就是,要吃盐水鸭。

当然不可能只吃这一种。

林敬言心里列了个单子,从盐水鸭开始带着方锐一样一样吃着,顺带逛了俩景点。

结果两个人上午出门,刚过了中午方锐就喊走不动了要回呼啸休息。

林敬言当时好声好气地劝方锐,和他说你不是就想吃吗,要多走走才有肚子吃下更多。结果方锐大手一挥:那我不吃了!

搞得林敬言很是无语,方锐对自己这种不完美的吃货精神倒是很满意,一点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后来……

后来方锐和林敬言出去吃得最多的就是N市名产盐水鸭。

“你看看有没有外卖呗,方锐大大。”

林敬言稳了稳心神说。

“好啊。”

方锐极快地应了一声,而后岔开了话题。

林敬言其实是懂的。

方锐想说的是,老林,我想你了。

但他终究没说出口。

新赛季开始后方锐打得并不轻松,但他还是坚持了下来,和林敬言的谈话里也从不诉苦,最多吐槽两句唐昊的性格,半点不涉及荣耀。

方锐正如林敬言所期望地那样成长着,即便林敬言不在他身边。

荣耀如此,情感更是如此。

从前方锐不是这样的。

他有一腔真情,纵然努力收敛,也会显出八分爱意。

不会像今天这样轻描淡写,一带而过。

但是这变化挺好——起码林敬言很满意。

他觉得方锐已经成熟了。那么,之前持续了挺长一段时间对自己的感情,应该也就快散了。

林敬言摘下眼镜准备洗漱,却又莫名唏嘘。

也该……该放心了。


方锐喜欢林敬言。

他喜欢了很久——从第六赛季开始一直到林敬言转会霸图,这份心意都还没变。

方锐不是天生弯。青春期最躁动的时候在蓝雨训练营和小伙伴们看小电影他也有反应,谈及“脱单”他想的也是要找个肤白貌美最好腰细胸大的妹子。

不过要是性格我喜欢,那长相可以酌情放松。

方锐口花花地和小伙伴们讲自己对未来“女朋友”的要求时,心里暗搓搓地想。

所以最后方锐发现自己喜欢上了好前辈好队长林敬言时,他心情比较诡异。

当年真的是不小心自己真相了自己——林敬言的外表甚至性别可和方锐最初的设想半点不搭,奈何方锐就是喜欢。

喜欢到别的都无所谓,直接不可自拔了。

最开始方锐当然对林敬言没什么特殊心思。

那会他刚从蓝雨转到呼啸,人生地不熟的有点小不适应,好在林敬言照顾他其他人也很好,方锐很快就习惯了在N市的生活。

于此刻的方锐而言,林敬言是前辈,是师长。

林敬言几乎是手把手地教方锐,战斗技巧、战术意图乃至荣耀之外应对记者以及应付队伍经理的办法,林敬言从来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方锐学得很快。

呼啸“犯罪组合”的名声逐渐打响时,方锐喊着一声声的“老林”,心中对林敬言的仰慕与敬畏却在逐渐变质。

“我们是最佳搭档!”

第六赛季评选最佳搭档时方锐看着万年不变的“一叶之秋&沐雨橙风”的组合,在幕后拉着林敬言说。

“是是,我和方锐大大的默契最好。”

林敬言也不恼,嘴角含笑地顺着方锐的话说。

方锐看着林敬言温温和和的笑容,忽然看呆了眼。

……为什么以前没觉得老林其实……挺好看的?
    方锐本能觉得自己不能继续想。

可惜故意克制着不想太多时,最后都会止不住地去深挖。


当叶修找上门和方锐点破了方锐如今的情况,又带他参观了兴欣后,方锐很有些意动。

后来他们谈方锐的转会事宜,叶修开着玩笑说他拿的全明星次数能堆满方锐面前的骨碟,方锐和他贫着,初步敲定了薪酬待遇。

回去后他一个人呆着,怎么都平静不下来。

全明星啊……

全明星对他来说,总是很特殊的时间点。

第六赛季全明星他心念一动后,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

队长老林林敬言……

那段时间他要十分克制,才能控制住不让这个人在训练时都占据自己的心神。

方锐觉得自己简直是疯魔了。

明明告诉自己最好不要想太多这个社会难得糊涂,却偏偏像尝到了蜂蜜的熊,总想着要把整个蜂巢都占为己有。

可惜就算方锐是不怕痛的熊,林敬言也不是乖乖等着他的蜂巢。

方锐对于自身感情的思考没那么容易拨开迷雾见月明,但是在那之前,他本能地更加靠近林敬言。

林敬言一直对方锐很好,有时候方锐甚至会有不管自己怎么做林敬言都会包容自己的错觉。于是在一开始,方锐以为自己显露出亲密的意图林敬言会和从前一样,不轻不重地调笑或是说上两句,而方锐总能在最后得到自己想要的。

这次方锐的期盼落空了。

林敬言还是那个林敬言,关心方锐的生活,重视他的比赛状态,和以往一模一样,从不曾拉开距离。

也没有拉近距离。

方锐做出的所有试探都被林敬言挡在门外,他自以为绝对可行的办法总被林敬言三言两语化解。

林敬言像是一个修成正果的得道高人,在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看方锐猴子样上蹿下跳。

越是得不到,方锐的心就越是热烈。

他心中不知何时燃起了一把烈火,烧得整个人都焦灼不安,唯有靠近林敬言时,方可得几许清凉。

他是在一个挺普通的夜晚,意识到那把火究竟是什么的。

那天方锐晚上吃得有点撑,遂拉着林敬言去散步消食,然后……他们经过一条小巷时,看到了一对亲昵的情侣。

俩都是男的。

方锐看得目瞪口呆,走出老远都一副神游天外的模样,搞得林敬言都担忧起来。

“方锐大大,你是看不惯同性在一起吗?”

林敬言问得挺直接。

“没啊!”

方锐一口否认,然后他意识到自己可能……回答得太快了,于是赶紧补救:“我就是有点惊讶能在公众场合看到……嗯……”

“现在越来越开放了,这样也算正常。”

林敬言不置可否。

语气里倒是没多少对同性之爱的排斥。

方锐也不知道当时的自己是怎么想的,居然顺着他的话去试探——明明那时候他连自己的心意都没搞清楚:“那老林你是支持的?”

“我?我只是不在意。”

林敬言转头看方锐:“虽然我自己是直男,但其他人如何是他们的自由,同性恋还是异性恋,都只是个人选择罢了。”

他回答得很平静,方锐却是下了狠劲才没有当场失态,而是说觉得散步散得差不多了,可以回去了。

那把搅得方锐都不像方锐的火“忽”地一下蹭得老高,林敬言无甚排斥的态度做了最好的燃料。
    于是在欢欣的火焰中,方锐终于懂了。

他喜欢上一个人。

这个人,他曾经将对方视作最好的师长,又因为能和他并肩作战而欢欣鼓舞,不断突破着自己的极限。

这个人是他的队长,他的前辈,他的搭档。

而现在,他还是自己的喜欢的人。

也是在同一时间,方锐意识到对方可能永远都不会喜欢自己。

“我是直男。”

林敬言的声音回荡在方锐的脑海,清晰且残酷。


早在第六赛季方锐忽然不对劲时,林敬言就发现了方锐的心思。

和方锐比起来,大他不少的林敬言在感情上都能称得上是“阅尽千帆”了。想要看清楚一手培养出来的后辈的心思,再容易不过。

但林敬言压根没把对方的感情当一回事。

方锐才多大?

少年人心思未定,总会觉得自己这会的感情就是一切,为之躁动为之疯狂,却不知道此刻自己觉得永远不会消失的感情,过个一两年自己再看只会一笑而过。

青春期都没完全过的小朋友,谈什么爱情啊?

说是图新鲜还差不多。

林敬言冷眼看着方锐笨拙地表达着的感情,看对方一次次被自己不留痕迹地拒绝下回却依旧亲亲热热凑上来的模样,忽然松了一口气。

似乎……方锐还没搞清楚自己的心意。

这很好。

彼时林敬言想,对方可能是远离父母家庭到新的地方,又没有什么和女生亲密交流的机会,还在自己身边,所以受了点影响。

他觉得方锐最多就是天生双,但肯定没想过真正作为“同性/恋”走下去。

而早就只有这条荆棘遍布道路可走的林敬言,一点都不想把过了这段时间就会直回来的方锐拉进来。

何必呢。

所以在下一年的全明星,当方锐像是用尽了所有的勇气般说出了句“老林”时,林敬言毫不犹豫地用上自己最冷酷的表情回望。

“怎么了,方锐。”

他盯着方锐,眼看着少年人眼中地光芒一丝一丝暗下去,半点不觉可惜,只觉后怕。

什么时候……方锐想清楚的?

他几乎是愤怒的。

林敬言心说我战战兢兢带着你,生怕误了你带坏你,而你居然还想着把这件事挑明?!

你到底有没有像过未来,想没想过这样做的后果?!!

“没……没事老林!”

黯淡下去的方锐像是林敬言的错觉,下一秒,他又恢复了往日里元气满满的模样:“我想去吃夜宵,一起去吧?”

林敬言打量了他几秒。

他的视线掠过方锐不自觉握紧的手,又路过方锐有些泛白的唇。

林敬言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下来。

“好啊。”

他回答。

收起了之前那副生人勿近的表情,也放下了准备训斥方锐的心。

方锐果真没有叫林敬言失望。

到整个赛季结束,方锐都克制得很好——起码他再没有和林敬言摊牌地打算。

可是第八赛季的方锐让林敬言很有些失望。

状态下滑,心不在焉……

他知道方锐是因为想到了自己薪酬不符,在为自己担忧。

可正因为如此,林敬言越发愤怒。

都多久了,方锐还是这么拎不清?

他瞧着方锐越发不得其法的模样,心都有点凉。

林敬言不觉得方锐考虑过将来,他只觉得方锐是在胡来。

他甚至想过干脆自己来做那个把一切都说清楚的人,明明白白地拒绝掉方锐——如果这样能让方锐的状态好一点。

幸好方锐在林敬言憋不住爆炸之前,自己调整了过来。

林敬言很欣慰。

作为被唐昊“下克上”的对象,在被队伍抛弃后,看着情绪复杂却依旧算得上平静地接受自己转会事实的方锐,他甚至有些放心。

就算是一小步,起码,也是长进了。

林敬言轻松地去了霸图。

那时他从未想过,不久的将来,他会正视起方锐那份无初次被他认定是“青春期玩笑”的感情。


第十赛季转型气功师对方锐而言是个挑战。

在赛场上以敌人的身份对上曾经熟悉得连对方什么时候呼吸都清楚的昔日搭档林敬言,更是挑战。

方锐以为他们会打得成持久战。

事情一开始也确实如他所想。

可很快,林敬言地招数就出乎了方锐意料。

那一刻方锐觉得,恐怕自己也不是像自己想象的那样了解林敬言。

等比赛结束众人各自收拾,方锐再想起赛场上自己一晃而过的思绪,只觉得好笑。

这事,不是早就清楚的吗?

第七赛季全明星那会,方锐决定和林敬言告白。

方锐在一日日和林敬言的相处中,再也受不了了。

他想和林敬言告白,想和对方更进一步。

他甚至想,老林平日里对我这么好,说不定我还有希望呢?

但是方锐看见了一个陌生的林敬言。

完完全全的冷漠。

当林敬言看向方锐,问他有什么事时,方锐心下一哆嗦。

他就缩了。

像一盆冰水,浇在方锐炽热的情感上。

降温后他终于能理智地看待这一切。

于是方锐缩得更狠了。

林敬言当初那句“我是直男”似一片乌云始终不曾从他心头散去,而此时此刻,林敬言如此冰冷的表现,更叫方锐后悔起自己的举动。

如果是直男……

被同性告白,只会觉得恶心吧?

如果老林真的是直男,自己这么做,只会给他带来困扰,就算老林不生气,和自己肯定也会有隔阂。

哪怕是最好的情况,林敬言愿意为自己变弯……

方锐忽然放下了。

自从意识到自己的情感后,方锐就有了解过自己究竟走上了怎样一条艰难的路。

这条路太苦,太痛,倘若林敬言一开始并非心甘情愿,他又何必硬生生拖人下水?

念头到此,方锐开始庆幸自己不曾走出最关键的一步。

“我想去吃夜宵,一起去吧?”

于是他这么说,自以为完美掩饰了自己真正心情。

但后来方锐意识到,林敬言恐怕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

第八赛季,当方锐意识到林敬言下滑的状态无法挽回时,他就开始慌了。

很长一段时间他的状态都很不好,这一年的全明星,当林敬言输给唐昊后,方锐越发低迷。

他感受到了队内高层对林敬言古怪的态度,也猜到了他们的打算,但他从未想过……这一天会来得这么早。

方锐是真的无法接受。

但他终究是一名合格的职业选手。

在林敬言本人都平静设想过未来、甚至还不停安慰方锐的情况下, 方锐还是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

虽然艰难,却并非做不到。

最终得到林敬言离开的消息时,方锐没有原地爆炸。

他的视线始终贪婪地看向林敬言,于是他也就看到了林敬言看向自己时,那一闪而过的欣慰与放松。

老林……他在欣慰什么?

起初方锐疑惑不解,他努力调整自己的思维向林敬言靠拢,饶有兴致地挖掘着真相。

而后真相淋了他一脸血。

想清楚的那一瞬,方锐如坠冰窟。

他懂了。

林敬言是在为自己的反应欣慰。

但在林敬言早就知道方锐不会对他的转会有过激反应的情况下,他欣慰什么呢?

是因为方锐掩饰住了自己对他的感情吧。

此刻再回想起上赛季自己准备表白时林敬言尤为反常的表现,事实顿时明晰。

——那个时候林敬言看出了方锐想说什么。

如果当时方锐没忍住,得到的一定是拒绝。

这意味着,在那之前,林敬言就把方锐的情感尽收眼底。

他知道一切,却并不挑明。

方锐无力地靠在椅子上。

原来……我并不像想象中那样了解老林。

他觉得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

可再想到林敬言……

他还是喜欢的。

……不仅是喜欢啊。

方锐看着车上打打闹闹的兴欣诸人,有些出神。

我早就爱上他了。


在林敬言给方锐盖章了“成熟”后,他没有放弃关注方锐。

方锐在呼啸的辛苦,他都看在眼里。

越是如此,他越是心疼。

毕竟是他一手带出来的,他觉得自己心疼很正常。

但很奇怪的是,他认定会被方锐迅速放下的这份感情,并不如他所想那般,快速收场。

视频电话短信微博,方锐从不曾忘过林敬言。

他不再是林敬言的副队,不再是他的搭档,可是……他似乎依旧是林敬言的方锐。

那个喜欢林敬言的方锐。

只是现在的方锐,对林敬言的喜欢不是从前那样热烈、耀眼得几乎要吞噬一切的喜欢。

方锐的情绪越发内敛,虽然看似外放不羁,可这会他给其他人看的,才不带一点他不想给其他人看的东西。

——正是林敬言希望他成长的模样。

恰恰因为如此,当方锐依旧坚持不懈地和林敬言“联络感情”,夏歇期跑到林敬言这里和他“同居”甚至要和他一块散心旅游时,林敬言才更能感受到方锐的认真。

方锐是认真的。

第九赛季结束后方锐和林敬言说下个赛季自己会去兴欣时,林敬言再度确认了这一点。

方锐是认真的想去兴欣拼一把,哪怕要再一次转型;方锐是认真的喜欢林敬言——就算在他眼中林敬言是直男。

林敬言当然能猜到方锐的想法。

方锐估计是觉得林敬言不可能弯了,那么喜欢就是他一个人的事,就这样悄悄喜欢,不给林敬言造成困扰就好。

他不在是第七赛季试图和林敬言告白、想要强行将两个人的人生都赌上却在最后一步退缩的冲动少年了。

如今的方锐,完全能为自己的决定负责,也会贴心地考虑到他人的处境。

却也越发让林敬言叹息。

第十赛季。

在和方锐对上后,网络这端的林敬言看着和自己侃天侃的方锐,忽然发现自己能清楚地察觉到,方锐心中究竟装了多少东西。

“锐啊,你就对兴欣这么有信心?”

“那当然!”

视频那头的方锐神采飞扬:“就算是老林你,我也不会退让!”

林敬言暗笑:“我也一样。”

退让吗?

林敬言愣住了。

他刚刚在想,私人相处中看似是自己包容方锐,但其实方锐退让得并不比自己少。

这么说来……

当初方锐临告白退缩,极有可能并不是被自己吓到,而是瞬间想通不想擅自打乱自己的生活?

方锐……

他念着这个名字,忽然有些心疼。


是,你是冠军。

季后赛第二轮霸图出局,林敬言退役。

但他看着方锐在兴欣继续拼搏,看着兴欣奇迹般夺冠。

林敬言和其他职业选手一同起身鼓掌,聚光灯下,台上众人的表情在大屏幕上一清二楚。

林敬言注视着方锐,他觉得他知道此刻在想什么。

看到了吗老林?我,总冠军!

他确信方锐此刻想的是自己。

而后林敬言脸上的笑容越发大了。

承认吧林敬言,你栽了。

在认真对方方锐的感情后,当你发现你能轻易地从方锐未尽的话语中搞清楚他的本意,从他的玩笑里发掘真情实感,其实就已经意味着你的沦陷。

而此时此刻……

林敬言还在鼓掌。

确定方锐想的是自己,并为此欢欣雀跃,心底自豪不提,更想拥他入怀……

没有比这更清楚的了——他林敬言,喜欢方锐。


林敬言在兴欣庆功宴临近尾声时摸了进去。

他拉着方锐,进了自己入住的酒店。

喝了点酒但并没有醉的方锐面颊泛红,十分不解:“老林你……唔!”

他的疑问被林敬言的吻堵了回去。

“老林你几个意思?你不会是被人带坏了吧我告诉你我可是直男……不对你不会是看我拿冠军太欣慰太高兴所以失态了吧?放心没事你快放开我我不会误会……”

一吻结束,方锐被吓得口不择言各种借口理由纷纷上阵,试图解决危机。

结果始作俑者笑得十分坦然:“锐啊,我仔细想了下——大概想了两个赛季吧……”

“虽然我是直的,不过如果是你的话,我觉得我可以试试。”

方锐:啥你说啥,你不是老林吧我是不是喝醉了?

然而林敬言还在丢炸弹:“我喜欢你,方锐。”

“要不你做我男朋友,我们试试?”

方锐:我是谁我在哪你是谁你一定不是我认识的老林。

方锐内心那个纠结,那个挣扎。

真有这么好的事?

刚拿了总冠军,几年的暗恋对象就和自己告白?

还是直掰弯?

我靠,不会今天之后我就会一直走霉运走到死吧?

……不对,老林他是不是开玩笑的啊?

方锐小心翼翼地看林敬言。

林敬言微笑任他看。

方锐一咬牙:拼了!

就算以后林敬言反悔……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现在还是跟随自己的心吧!

“那好,老林我……”

“骗你的。”

林敬言抢在方锐脸色完全煞白之前补充:“告诉你个秘密……我其实是弯的。”

“一直都是。”

方锐:“老林你!”

“你还有多少是骗我的,啊?”

方锐觉得刺激之下自己没有心脏病发绝对是身体健康底子强。

“没了,我确实是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

“想了两个赛季才想清楚,你不会嫌弃我吧?”

方锐:……

“我不嫌弃!”

他咬牙切齿地着,然后一把搂住林敬言的脖颈,狠狠地咬上对方的唇。

 

END

——————————————————————

 @没几年 爱你亲爱的~


评论(18)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