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

全职狂热ing......野生粉......
叶攻党,目前有冷CP专业户趋势。
主队皇马,CPRG,萌茵热爱。
CP球球,基友JT~~
每篇皆为对所爱之人的告白

第二个故事

《[综]观察者》


【第二个故事:三位一体】



《八一八那个风华绝代的妹子/汉子》


#0  不破情劫

标题是开玩笑的,我开这帖目的是求助。

求问一下,这里有没有之前一直观察我所在世界的……?

我已经飞升了,但我不知道我爱的人究竟在哪一界……要是有一直注视着世界的观察者的话,能告诉我慧量大师、无逸尊者、魔尊灵典武或者珊荷仙子其中任意一位所在的位置吗?

多谢诸位道友相助。


#1  法力无边

有个问题。

已知:你已经飞升了。但照你的名字和你说的内容看,你依旧对某个人求而不得?!

怎么做到的……

#2  程序崩溃

我倒是比较好奇LZ你究竟喜欢几个人?

#3  不破情劫

哦我修的不是无情道,然后求而不得这个问题,我把我对爱人的执念融入我的剑中了,所以那也是我所选之道的一部分。

我爱的人和我另外说的三位……关系很好,如果没有他的消息,我找到其他任意一位应该也没差。

#4  法力无边

原来如此。

等会,你提到的几位,感觉有点眼熟啊???

来说下具体情况呗?

#5  不破情劫

    好


——————————————转第三视角分隔线—————————


云岭曾经有过好感的对象,不止一位。

他情窦初开的对象,是在后来有“人族第一剑修”之称的珊荷仙子。

和许多修士一样,云岭对珊荷仙子一见钟情。

道门的盛会上,身为族内这一代佼佼者的云岭自然不会缺席。被族内长辈带着认人时,他见到了蜀山剑宗的核心子弟、彼时刚筑基不久的珊荷仙子。

腰悬一柄长剑,容颜清冷如月,气质却如出鞘之剑的珊荷仙子。

云岭见之心折,而后再也无法移开自己的目光。

正是少年慕少艾的年纪,纵然云岭出身修真世家又是少见的天才,到底意难平。

于云岭而言,珊荷仙子遥不可及,却又叫他无法放下。

那就变强吧。

他想自己要刻苦修炼,在下一次蜀山广纳门徒时拜入其中。

他描绘着梦里珊荷仙子的眉目,思量着日后要一步步接近珊荷仙子,哪怕是不能结成道侣呢,最好也能成为对方的蓝颜知己。

彼时云岭父母俱在,家族发展势头良好,本人于修真一途上进展顺利潜力无限,除了念念不忘的仙子,再没有别的烦忧。

直到那一日,魔物来袭。

火光冲天,血流满地。

除了去往终于开山纳徒的蜀山的云岭并几名同辈的亲人外加一位带队的长辈,云氏本家全灭。

“不!”

被刚拜的师父告知这一噩耗时,云岭目眦尽裂,体内气海涌动,若不是师尊出手镇压,恐怕要当场成为废人。

平静后的云岭随着师尊修炼,一日日越发沉默寡言,修为却是一日千里,甚至比起当初在族内时还要快上几分。

他想报仇雪恨,他不会放过任何一名魔物。

云岭吐纳着天地灵气,感受体内刚结成不久的金丹,目光清明。

他依旧想变强,却不是为了正冲击元婴的本代弟子大师姐珊荷。


啼笑皆非的是,云岭放下了对珊荷仙子的感情,却爱上了一位魔族。

最初,他是不想承认的。

那会云岭外出游历时追击魔物,不想被临时结伴的伙伴暗害,误入魔界。

魔界灵气狂乱,杀戮之气横行,本就重伤的云岭差点挺不过去。

然后他被人救了。

……不是人,是魔。

很难描述清醒后的云岭意识到自己处境时的心情。

还不是魔尊却已经在这片地域闯出名头的灵典武托着下巴戳着云岭的肩膀:“太瘦了,感觉不太好吃啊……”

云岭望着虽然外表和人类无异、一身魔气却足以昭示其身份的魔族,暗自咬牙。

要不是他现在重伤未愈!

“嗯?一点玩笑都开不得啊?”

对方像是察觉了云岭的心思,放下手:“人类还真是没意思。亏你们能想出那么多种料理出食物的方式……”

他瞅着完全不掩藏目中恨意的云岭:“怎么,难道你还想恩将仇报?”

“你什么意思?!”

云岭心神大乱。

魔族凤眼微眯,俊美的容貌下藏不住的邪气终于倾泻而出:“你觉得是谁救了你,人类?”

“我用不着你救!”

云岭暗中的动作被眼疾手快的魔族拦下。

弹指间封了他一身修为的魔族发出冷哼:“你越是不让我救,我还就是要救了。”

魔族说到做到。

很长一段日子里,不管去哪,凶残的魔族都随身携带着人形摆件云岭。

他找来奇形怪状的药材熬成汤汁,撬开云岭的嘴硬生生灌下去,当云岭不得不忍受口中那弥散开来的、简直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古怪气味时,魔族总是很开心。

“这种难吃的玩意就当是给你的教训啦。”

他这么说着,回头又会拿出不知从哪弄来的昂贵丹药,逼云岭服下——那也是少有的、云岭的为能被解封的时刻。

因为那些天材地宝炼制成的丹药,不用修为去化解完全是一种浪费。

云岭的伤势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好转,然而全部力量被限制的他在魔界,竟是再不曾受伤——他被魔族保护得很好。

“你到底想做什么?”

跟着魔族走遍了小半个魔界的云岭终究是忍不住发问。

刚解决掉两个偷袭者的魔族挑眉:“我在到处找好吃的啊。”

云岭想了想对方的行径。

就他这段时日的所见所闻,魔族的确是特别在意每顿吃什么,每日必进食三次外带若干零嘴不说,到一处也会刻意去寻些当地的特色食物,跟着他的云岭自然也不曾少吃。

只是之前,云岭一直以为这只是对方的怪癖而已?

现在他说什么?这就是他的目的?!!!

云岭忽然觉得自己有些无法直视这名战斗起来让人敬畏的魔族。

……等等。

自己想问的是他带着自己做什么吧,怎么好像就被对方带歪了?

云岭垂眸:“我是问你,一直拘着我不放是何意?”

“总不会是阁下大发善心,心情好就救了我吧?”

“当然不是。”

魔物答得极快,倒是完全在云岭意料之内。

他就知道……

“孤身一魔吃东西都没滋味啊,虽然你不是魔……不过将就下也还行。”

云岭瞠目结舌:“你救我……就为了这?!”

就为了找一个伴陪你一起吃?!!

“不然呢?”

魔族说着解开了云岭身上的限制。

云岭感受着对方投来的“你也就这点用”的目光,哭笑不得。

他是该为来自魔物的看清生气的,但他……气不起来。

总觉得对方和自己之前遇见的所有魔族都不一样啊。

完全没意识到在这段时间的相处中自己已经扔下所有敌意、甚至对对方产生好感的云岭,觉得……自己大概可以有话直说。

“那我来魔界时,是不是有几名魔物和我一同到来?”

“是。怎么,你想去找他们?”

我当然要找到他们——那群魔,是我的仇人……或者说,一部分仇人。

云岭想着当初得到消息时的天旋地转,一时间倒是忘记第一时间回答魔族的疑问。

“你想找也找不到了,他们被我干掉了。”

魔族舔舔唇看着惊愕的云岭:“不只是他们,他们所属的那个势力都被我干掉了——其实那几只魔算是我攻击之下的漏网之鱼,当初他们逃到了人界,我倒是未曾想到他们会直接出现在我面前。”

“你……”

日夜想着复仇的云岭当然早就查清了自己仇家的身份——正是他追击的那群魔以及他们背后所属的势力。

他从未怀疑过自己会复仇成功。

但他从未想过,竟会是以如此荒谬的方式——甚至都不是自己动的手。

“喂,你没事吧?”

早就不用“人类”称呼云岭的魔族担忧地看着他。

“……放心。”

云岭强自镇定,朝他颔首。

他此刻心神大乱,却并不愿让对方知晓。

只是……不愿让这名与众不同的魔族担忧。


云岭在魔界成就元婴。

他确定了自己的仇家真的都死得透透的后,在魔族灵典武的帮助下回了人界。

“没事别来这边了,你们人修来这太危险。”

临别时魔族依旧一副“不是我说,你们人修都是渣渣”的神情,却是掏出了个装着不少魔界特有的灵草矿物的储物袋,给了云岭。

“我会记得用传送阵给你送人界的美食。”

云岭笑着承诺。

他瞧着魔族毫不犹豫远走的背影,忽然觉得……自己是不舍的。

一人一魔中,放不下、舍不得的,居然是人。

但他不可能留在魔界。

即便……他好像已经动了情。

云岭失笑摇头,转身不提。


了却一段恩仇的云岭道心越发稳固,境界隐隐有再升之意。

便是在此时,他结识了有“疯道人”之称的无逸道人。

那是第三位让云岭生出好感的对象。

只是云岭一直觉得,他对无逸道人的感情与其说是缠绵的爱意,倒不如说是肝胆相照的知己之情。

在修士们看来,无逸道人行事疯癫古怪偏生自成道理,和他讲讲不清,和他打吧……同境界还打不过,故而有“疯道人”之名。

云岭见到无逸道人时,对方正好救下两名被围攻的妖族。

失败的修士悻悻而去,云岭却对不垂涎妖族血肉内丹的疯道人生出几分兴趣。

“见到了,便救一救。”

无逸道人答得理所当然。

“但那可是妖族。”

“哦,那又如何?”

无逸道人一袭朴素蓝袍,侧对云岭的脸上似笑非笑:“人与妖,妖和魔,有什么不同?”

“不成大道,不过凡世尘埃。”

“你这想法倒是有趣。”

“我倒是觉得,听了这话不对我怒目而视甚至大打出手的你,有趣得紧。”

“哦?”

道士伸出手作势要挑云岭的下巴,而云岭不躲不避,任凭那只修长白皙的手一点点靠近,而后停在眼前。

“哈哈哈哈哈好!你这个朋友我交了!”

道士收回手,而后云岭便多了一名行踪不定却能理解自己的朋友。


无逸道人和云岭一起探索过上古大能的遗府,也曾装模作样刻意至蜀山门前寻他却只为一些不值一提的小事,但云岭真正需要帮助时,他从不吝于出手。

云岭重铸佩剑时,云岭送来了他久寻的寒金;他因情感而困苦时,拎着灵酒与他对坐的人,也是无逸道人。

所以当云岭听闻无逸频繁找佛门某位弟子论道时,他会好奇地询问。

“论道?”

道士执黑子落下:“你是说我和慧量大师吧?”

“单纯想和对方交流交流而已。”

无逸停了动作:“如果你想问我他和珊荷仙子的事……我只能告诉你,我不能说。”

?!

云岭万万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答案。

不能说……是几个意思?

他觉得有些微妙。

“哦不过放心,他俩的事绝对没你和那位不知名魔族来得复杂。”

“你怎么知道……?”

云岭这下是真愕然了。

道士特别不耐烦地瞅了他一眼:“有一个暗中喜欢的对象、平日里又不见你待谁亲近,明明之前和魔族不愉快面对魔族时态度还特别奇怪……我有那么蠢?”

“……不,蠢的是我。”

云岭黯然捂脸。

“的确。”

道士赞同地点头:“你第一次见到我时问出那种问题,其实就是在纠结自己喜欢上一位魔族吧?”

“从那时到现在,过去了这么多年……你居然还没处理好?”

“你说得简单,我能怎么处理?”

 “得了你,摆出那张脸给谁看呢?”

道士嫌弃状摆手:“要么就去追,要么当断则断。犹犹豫豫的,当心生出心魔。”

“我没那个胆子冒天下之大不韪……却又割舍不下。”

“好自为之吧。”

无逸也不多劝——本来这种事,就只有本人能解决。

只是谁都没想到,这事的解决办法来得那么快、那么忽然。

云岭带着宗门后辈进秘境时遭遇敌敌袭,危急关头他境界突破,却叫无逸一语成谶,生出了心魔。

最终云岭斩了心魔突破成功,顺利带着受伤的后辈们出了秘境,对那位魔族的情思,却是彻底放下了。

云岭依旧和对方保持着联系,却再也不会在心中勾勒和对方共游一界、陪他吃遍美食一同逍遥快活的未来。

唯有知晓一切的无逸,在得知他成功步入分神境界后专门寻他,就为道一声“恭喜”。


    叫云岭到飞升之后都念念不忘、成为观察者后想尽办法想要打听对方身处何方的人,正是他曾经好奇过的、传闻中与他的大师姐珊荷仙子两情相悦的佛门高僧,慧量大师。

起初云岭注意慧量大师,是因为知己无逸同慧量大师关系极为亲近,而本门大师姐珊荷与大师的关系也……嗯,众说纷纭。

无逸绕开了云岭的问题,反倒叫云岭越发在意慧量大师。

可他越是观察注意,就越是觉得,这位佛修当真光明磊落,心若赤子,简直就是“佛修”二字最好的注解。

然而云岭一点都不开心。

虽然慧量大师行为处事叫人挑不出错,绝对是前途无量的好佛修无愧对方宗门如此看重他……但就是因为这样才有问题好吗——云岭一点都不觉得大师和珊荷大师姐之间没什么!

不提修真界那满天飞的谣言八卦——小道消息究竟有几分可信云岭一清二楚——就云岭自己看到的,大师姐珊荷对慧量大师,非常不一般。

大师姐若出山门后遇见大师,归来时兴致总是比往常高昂许多;而若是云岭装作不经意间在大师姐珊荷面前谈起慧量大师,大师姐的神情总会柔和许多,偶尔的,竟会显出明显的笑意。

云岭感觉不太好。

讲真佛修走的路子大家都清楚,有双修道侣并且互不辜负的佛修不是不存在,但这么做的佛修,没有一人最终能等往西天极乐。相反,先有爱侣后挥剑斩情丝最终前往西天极乐的……不止一位。

云岭不觉得以慧量的资质心性、宗门对其的培养,慧量会无法得证大道;但他一点都不想,自家大师姐珊荷会成为被割断的情缘。

放心不下的云岭左思右想,最终他决定……插入大师姐与大师的相处。

很长一段时间里,每当大师姐珊荷与慧量成功组队做任务或是游历,云岭都会是其中那个格格不入的第三人。

他非常努力的企图隔开这两人,然而即便云岭觉得自己在两人中间亮得惊天动地,也……并没有什么卵用。

后来云岭甚至想过暗中下黑手的可能。

但他终究没这么做。

慧量修为高深云岭能不能成功不可说是原因之一,另外的原因则是,云岭觉得……自己下不了手了。

同行那么久,虽说云岭心怀鬼胎,但对大师姐珊荷和对慧量的了解,也是深刻不少。

慧量高岸傲洁,为人温和有礼又心胸开阔不说,还特别体贴包容、愿渡可渡之人。

云岭明明想给对方找麻烦,最后反倒在一起同行时被慧量帮了几次。

或许……这样的慧量,是值得大师姐真心相待的。

眼见着大师姐又与慧量大师用目光交谈,完全无法领会二人意思的云岭坐在一边,很有点黯然神伤。


云岭放弃了。

可他还是经常性的想起慧量。

一回生,二回熟。这次云岭没那么迟钝也没那么自欺欺人,几乎是立刻他就意识到,自己对慧量大师好像生出了某些……感情。

他想着慧量总温和微笑的脸庞,却总无法抛开和慧量站在一起的、大师姐珊荷的影像。

总觉得……这次依旧是没什么希望呢。

感叹着感叹着,云岭的修为倒是更上一层楼。

然而云岭并没能自我感慨太久。

因为一直有联系的魔族灵典武联系他了,并且还向他打听了不少大师姐珊荷的消息。

云岭整个人感觉都不太好。

因为他听出了已经成为魔尊的灵典武想来找大师姐的意味!

被刺激得有点混乱的云岭联系了慧量,支支吾吾遮遮掩掩的和他示完警后云岭转头准备找大师姐同样提醒对方,却被慧量一句话吓得呆若木鸡。

千里传音镜中的慧量神色不改:“没事的。”

“你就当他是来找我的就行。”

云岭:?!!

……所以,魔尊他,其实是对慧量有非分之想?想来找大师姐,是为了看看情敌甚至是解决情敌?

云岭的思维不负众望的歪掉了。

他陷入了一种奇怪的惶恐情绪中。

#我曾经恋爱对象喜欢我现在的恋爱对象#


云岭本以为魔尊来了会大闹一场,没曾想对方来得悄无声息,走得也毫无动静,若不是大师姐主动提起,云岭都不知道对方已经来了又走了。

面对大师姐时他想问些什么,可感受着大师姐已经濒临渡劫巅峰的修为,他又觉得……什么都不用说了。

果不其然,一年后,珊荷仙子、慧量大师、灵典武魔尊同时飞升。

无逸道人也飞升了——不过他飞升之前还记得和云岭打好招呼,邀请云岭一人观看他历劫。

云岭站在远方看着好友扛过九天玄雷踏云飞升,再想想大师姐大师魔尊居然都飞升了这件事,心情一下就轻松了下来。

慧量到底证了大道。

大师姐抱剑飞升。

云岭觉得……或许自己,并非一丝希望也无。


许多年后,也飞升到仙界的云岭站稳脚跟后试着打听慧量大师的消息,却得到了意料之外的反馈。

——当年引起西方佛界重视、漫天佛陀于极乐世界相迎的慧量,并未抵达极乐世界。

无独有偶,对魔尊灵典武期盼许久的魔界,也不曾等到魔尊。

无逸道人没有踏入仙界。

四位飞升之人,竟只有珊荷仙子一人,抵达上界。

可仙界之中,已经许久没有珊荷仙子的消息了,以至于“飞升中的佛修半路上和魔尊同归于尽、无逸道人受波及陨落,飞升后的珊荷仙子大受打击心境不稳甚至可能已经殉情”的流言传遍了三界。


云岭不信传言,他一直寻觅,却始终毫无头绪。

直到,他被选中成为“观察者”的那一天。

如果此方世界在我之前,就有观察者……

云岭准备求助。


——————————转论坛体的分隔线——————————


#81  法力无边

……我就说怎么这么眼熟!!居然???

#82  混乱ing

LZ胆子真大。

#83  程序崩溃

简直可歌可泣

#84  求道侣求双修

So 可怜

#85  不破情劫

???

怎么了?

你们……难道知道些什么??

#86  天外飞仙

当然

你就没想过,你为什么会成为观察者吗?

#87  法力无边

指路闲聊区,《啧啧啧那个发帖八卦圣人结果人家成了观察者被报复的傻逼》

看完你就懂了。


—————————————转第三视角分隔线——————————


珊荷仙子成功进晋升历劫啦!

身为正道有史以来第三位百年内晋升渡劫期的修士,珊荷仙子突破的消息扩散得极快。

很快又传来佛门大师慧量、道门大能无逸等修士上门恭贺的消息。

这就很正常了,甚至于很多人都在猜慧量大师是不是第一位上门的修真者。

毕竟,慧量大师慧量大师和珊荷仙子的关系,非常……耐人寻味。


此方世界里,珊荷仙子的美貌和她的强大一样出名。

妖族第一美人曾欲与其比美,却在一见之后掩面遁走,而魔族公认的美人在见过珊荷仙子后,第一反应是打杀仙子剥下人皮……当然,这位美人终成了珊荷仙子剑下亡魂。

无数年轻的男修——甚至包括一部分女修——对珊荷仙子一见钟情,而后思之成疾;正道不少尊者都笑言珊荷仙子的出现让修士们多渡了道情劫,倒是对正道力量发展有利。

然而,真正有勇气将心意诉说与珊荷仙子的修士并不多。

无他,只因珊荷仙子的绯闻对象……太过出色。

几十年来一直与珊荷仙子纠缠不清、两人间的情谊堪比某些情比金坚的双修道侣让许多旁观者都开始相信爱情却迟迟不曾正式结为道侣的那位,可是佛门的慧量大师。

——传说中登山求师时步步生莲、入门后天降金光为贺、有所成后足迹遍布各个世界渡无数人魔妖、悟性惊人百年内晋升渡劫不说,每每有所突破便有满天神佛异象的慧量大师。


    珊荷仙子和慧量大师实在是太亲密了。

出身顶级门派云顶仙宗的天玄尊者,在当初还是金丹期的小小修士时曾在山林间偶遇珊荷仙子。

那会天玄尊者对珊荷仙子还有几分旖旎情思,见美人独行正准备上前组队,还未来得及开口,便见林间枝叶晃动,一光头俊美佛修先他一步接近仙子。

佛修开口之前天玄还以为对方和自己一样是想要临时组队,但他一开口,天玄就知道自己错得非常离谱。

“久等了。”

他听见日后名压魔界的慧量大师对珊荷仙子说,而他的视野中一向孤高冷傲的仙子,闻言竟是扬起浅笑:“无碍。”

而后两人皆再未发一言,然而天玄却就此绝了靠近的念想。

林间散碎的日光下,那行为默契、对视间就已然知晓对方心意的一男一女,几可入画。

自此历练后天玄尊者突破心障修为更上一层楼按下不提,仙子与大师携手出游历练的次数,倒是数不胜数。

……传闻也越发多样化。

什么“年少相识共修大道不离不弃”什么“一见倾心两厢情愿海枯石烂”……大家好像都忘了慧量大师佛修的身份,都觉得他总有一天会为珊荷仙子弃佛转道。


慧量大师的师长最为担忧。

然而慧量大师对于师门长辈们或隐晦或直白的提点,永远只有“小僧自有分寸”一句回答。

一干师叔师伯们瞅着油盐不进的慧量,眼见对方禅心一日日胜过自己、修为猛增,私下每每提起慧量都是一脸苦笑。

慧量啊,你说你自有分寸,但是……谁信呢?

师叔们想起无数次慧量入世修行总和珊荷仙子同行两人几乎不曾分开过,师伯们想起珊荷仙子有难不管自身修为如何又是不是在参悟佛法慧量总是立刻赶到……

再想想珊荷仙子三五不时上门慧量总是笑脸相迎——笑得比见到他们这些师叔师伯还开心——的模样,师叔师伯们觉得自己简直无话可说。

至于慧量的师父……他觉得自己一颗波澜不惊的佛心都快控制不住了:慧量每往前走一步,他都更担心他勘不破情关落得一身修为再无进展的下场!

毕竟在师父看来,慧量最爱的是佛法,由此亦愿与赫赫有名的“疯道人”无逸论道谈法,但若是珊荷仙子恰与疯道人同至……三人共聚都是情况比较好的,更多时慧量往往拒了疯道人选珊荷仙子!

师父每天都很心累,但看到自家徒弟那张一看就特别适合修佛的脸再想想这么好的徒弟……他就觉得自己还能多阻止慧量和珊荷几百年!


与之相反,珊荷仙子的师门倒是对珊荷与慧量的情况乐见其成。

反正心性要是出问题飞升不了的也不是自家弟子,何乐而不为?

没事就敲边鼓问问珊荷准备什么时候和慧量大师定下来的师门长辈们开心得不得了,但很快他们就笑不出来了——魔尊灵典武看上了珊荷仙子!


要说这位魔尊呢,也是魔界一奇葩。

他从混乱的魔界一路尸山血海杀出来,却没有统帅众魔进攻正道的意图,恰恰相反,魔尊灵典武的爱好是……吃。

据说魔尊大人无所不吃,从灵丹仙草到晶石矿物乃至魔界诸魔,他都尝过味道,还给过评价。

他麾下众魔组成的军队在魔界战无不胜,区区百年整个魔界几乎都臣服于他脚下,可他最初的想法却极为朴素:“所有能产出食物的地方都要在我手中”!

但对修士来说,这就不是什么好消息了。

毕竟……谁知道这位魔尊的食谱上,包不包括人修呢?

虽说魔尊目前没有进攻修真大世界的意图,但……万一呢?

如今传来魔尊看上珊荷仙子并且不惜穿过千难万险真身来到珊荷仙子所在大世界的消息,凡是消息稍微灵通一点的修真者们,心头皆是一跳——

——魔尊他……不会是把珊荷仙子当食物了吧?

想想魔尊曾经极度挑剔食物的卖相,再想想珊荷仙子的容貌……也不是不可能啊?!

“大师!要保护好珊荷仙子啊!”

无数人传讯慧量大师。


话题的中心,珊荷仙子本人,如今非常、非常崩溃。

她左手边坐着一脸烦躁的魔尊灵典武,右手边是似笑非笑的“疯道人”无逸尊者,对面慧量大师波澜不惊双目紧闭。

“为什么你会是我的‘本我’?!!”

珊荷仙子的手抖啊抖抖啊抖,完全不像一位修为高深的剑修。

“还有善尸和恶尸……”

珊荷仙子脸上的笑都快挂不住了。

事情是这样的。

珊荷仙子本不属于此方世界——这其实也不稀奇,毕竟这年头的穿越不少见。

她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她是原身穿,且根骨悟性皆举世罕见。

稀里糊涂拜入顶级宗门的珊荷仙子成为长老的关门弟子,引气入体刚刚成功后,珊荷仙子就在冥想时,开了小差。

那时初到异世的恍惚感还未完全消失,修真、仙人等事物带来的奇妙感触让人只觉身在梦中,然而心大的珊荷仙子,却想到了她还在另一个世界时,看的许多修真小说。

万劫不磨,永恒不灭……混元无极大罗金仙——圣人?

要怎么做?

冥想中的珊荷仙子努力搜寻着记忆,想了半天,她觉得斩却三尸成圣最适合自己。

然而她并不记得小说里不管是哪种成圣方式,都需要大功德、大法力,斩尸甚至还需要天地灵宝。

懵懵懂懂的珊荷仙子凭着一星半点的记忆在刚入门修炼时就开始“斩尸”,闭关冥想的她不知道外界此刻百鬼哀哭、妖魔散逃,风雷交加中宗门药园里的奇花异草顷刻成熟,而她所在的洞府上方道道天雷不断劈下,却不知为何在接近她本人时骤然消散。

她知道的是,当她再度睁眼之时,她“成功”了。

炫目雷光围成的结界里,三道人影一闪而过,随后雷光消散异象逝去,原地是三个月内突破练气成功筑基的珊荷仙子。

珊荷仙子成功斩出了代表善念、恶念、本我执念的三尸,然而她也忘掉了自己曾经的姓名。

从今往后,世间只有珊荷。


之后的日子里珊荷仙子勤奋修炼,努力提升修为——她可一点都不想某一天发现自己的修为境界还不如被自己斩出的三尸。

自那日成功斩尸——或者说精分——后,珊荷仙子能隐约感觉到另外三‘人’的位置,却无法分辨出哪个是善尸那个是恶尸,哪个又代表本我。

但没关系,总会再见的。

这么想的珊荷,首先遇见了慧量大师。

见着对方的第一眼,珊荷就“……”了半天。

她很确定眼前这位是自己“精分”的结果之一,所以……对方这是慧根深重、与佛有缘因此出家为僧?

隐晦地和对方交流后,慧量确认了珊荷的猜想。

珊荷……珊荷挺开心的。

艾玛这可是自己的善尸诶!就算自己暂时没法分辨,但想想慧量的修为!想想慧量的为人和悟性!绝对是善尸没跑了!

#我是如此善良#

珊荷开开心心和对方相处,时不时就和对方一起出门溜一圈——毕竟说到底都是自己嘛,可有话讲了!

大师经常和珊荷讲佛经。

珊荷表示亲爱的你忘了其实我就是你所以你讲的这些早晚我都会懂?

大师双手合十:的确,那我们还是云游吧。

在蜀山每天练剑练剑练得要疯的珊荷:好好好!

她拉着慧量或者慧量拉着她到处浪,两个人几乎是只要出了各自宗门就形影不离,玩得开心得很。

然后,珊荷就发现自己和慧量的传闻满天飞了。

珊荷拒绝。

珊荷不想和自己谈恋爱,真的。

这时候她见到了自己“精分”的另外一个结果——无逸道人。

讲真如果不是先遇见了慧量,珊荷差点以为自己的善尸是无逸道人。

怎么说呢,虽然对方有“疯道人”的外号,但在珊荷看来,那些惊世骇俗的言行举止,其实都只是无逸道人对固有秩序的挑战。

他只是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以一己之力对抗着花团锦簇的修真世界里也无法掩饰的残酷与黑暗罢了。

所以这是代表本我的“执念之尸”!

哇哦这个“本我”太棒了,超级有逼格啊!珊荷超兴奋,超超超超开心。

她和无逸相处得挺好,无逸和慧量也很合得来,他们总是不拘于谁找谁的。

结果很长一段时间里,每次无逸去找慧量,他俩就会被一群人围观。

众人:哎呀两位大师又开始论道了!快去听啊!放着前排是我的!

对此珊荷表示很无语,因为他俩所谓的“论道”,就只是,对暗号而已啊……

是的这两人的暗号是佛经和道藏……

因此见到魔尊灵典武时珊荷一点都不惊讶……

……个鬼。

热爱美食是什么鬼!如此奇葩的魔尊怎么会是我的恶尸!

珊荷一点都不想承认这位也是自己的精分结果。

奈何自己不去找他,架不住这位自己上门。

魔尊表示自己一个人在魔界很寂寞的你们三都在人间可以凑堆,我当然要多过来啊!

他来的太多,好几次都和慧量撞上;也不知怎的,传出“今天慧量大师又击退了魔族入侵”的传闻。

……甚至有人八卦起他和慧量和珊荷的三角恋。

珊荷对此持保留意见。

是说,她完全不愿去想魔尊的真实目的是不是来这边可以多蹭几餐饭;至于传闻……呵呵,传闻要是能信,她珊荷和三个“分/身”就是实打实的道侣!


尽管暂时无法辨认三尸具体是哪一位,但珊荷觉得自己的感觉一定不会有错,所以……她还蛮享受和自己“精分”出的存在交流的。

直到她和她的“分/身”们全晋升历劫期的那天。

修为刚一突破,珊荷仙子就清楚地意识到三尸的具体身份。

然后她就懵逼了。

慧量大师根本就不是她的善尸!

人家是代表“本我”的执念之尸!

珊荷整个人都不太好:我他妈内心深处的执念是出家?!

她只要想到之前一直觉得身为大师的“善尸”简直是自己心意的体现,就觉得脸颊火辣辣的疼。

无逸道人自然也不是珊荷所设想的“执念之尸”。

人是珊荷的“恶尸”,对所有一切不满、行事不管不顾的恶尸。

而珊荷一向觉得虽然大体符合“恶尸”设定但十分奇葩的灵典武,则是实打实的“善念之尸”。

珊荷沉默了很久。

她脸好痛啊,特别痛。

心也很疼,特别疼……


“这是事实。”

面对珊荷略有些崩溃的话语,其余三位修士同时回答。

珊荷:“……我想静静。”

魔尊大笑:“那从今天开始,我就叫静静啦!”

大师:“阿弥陀佛。”

珊荷:……

“何必多想?”

“已经渡劫了,距离我们回归本体的日子,近了。”

无逸挑眉看向珊荷。

珊荷不语。

的确,待到飞升……她肯定是要融合三尸之念的。

“到那时我们即是你,你即是我们,谁代表什么,还有区别吗?”

魔尊收起笑容,淡然道。

“善哉,善哉。”

珊荷觉得慧量是打定主意不发表意见了。

“是啊……”

她平复之前起了些许波澜的心境:“就快到了。”

一段时日后,蜀山珊荷仙子、佛门慧量大师、散修无逸道人以及魔界的魔尊,同日飞升。

珊荷于飞升之末、离开下界即将登临上界之时,重新融合三尸之念,达成最初的目标。

虽然……有点小小的,小小的后遗症。


————————————论坛分隔线——————————————


《啧啧啧那个发帖八卦圣人结果人家成了观察者被报复的傻逼》

#211  师尊师尊师尊!

对的就是这样,我总结一下一口气再说一次吧。

圣人飞升后那个世界的仙界、魔界、佛国都乱了一段时间,仙君们到处找疯道人论法,西边极乐世界的反应是:大师呢?!最有灵性的佛修不是飞升了吗怎么可以不来西方极乐!然后魔界是在嚎“我们几万年来期待的魔王呢!大王等我们来找你!”这种。

那个本土傻逼观察者本来觉得妹子经历好离奇啊,妹子失去原本世界名字时他还违规推了一把,之后更在论坛里不打码直播妹子的经历……

呵呵他倒是肆无忌惮,结果妹子最后虽然有点小后遗症但还是成圣啦!然后也被选中成了观察者,自然就看到了一切!

那个傻逼心性不正本来修为就远不及妹子(我觉得就算妹子没成圣他也打不过),被削了一身修为重入轮回,观察者的身份也被圣人设法剥夺了╮(╯▽╰)╭

天道好轮回啊!



《八一八那个风华绝代的妹子/汉子》

#91  不破情劫

我……我看完回来了。

我以为我爱的人都曾是我的情敌已经很离奇了,但……

#92  法力无边

但你喜欢的都是同一个人?

#93  天外飞仙

 #任意两个都是情敌关系#

#任意两个都是情人关系#

   #哦原来都是同一个人#

#94  求道侣求双修

哈哈哈哈你们够了,LZ已经很可怜好吗,给点空间时间让他静静吧!

……………………………………………………

#190  不破情劫

我觉得……我还是喜欢他/她。

圣人若是执念融合仅余一位,无论性别外貌,我都爱Ta。

倘若圣人如今心情好保持三尸与本身四者并存状态,我也都爱。

#191  法力无边

卧槽这执念……

#192  天外飞仙

其实我有个问题啊,LZ你说你和圣人之间……究竟算什么?

啊我知道对道侣而言性别无所谓,就是假如真要区分……是BL还是BG??

#193  程序崩溃

LS你是不是串世界看小说看脑残了?

首先,那位圣人对LZ有没有好感都不知道诶!

#194  不破情劫

……我不会放弃的!

#195  三合一好味道

刚有人叫我来?

这是在谈找道侣的事?

啊,我一直忙着修炼忙这精分……不是是忙着斩尸然后融合没想过。

……咦,LS是云岭?你是代替之前那个的观察者?


END

————————————————————————————

灵典武=零点五,慧量(两),无逸(一)……嗯……

斩三尸啥的来自度娘百科,然后我稍微改编了下……_(:зゝ∠)_


这个故事……算无CP比较好?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