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

全职狂热ing......野生粉......
叶攻党,目前有冷CP专业户趋势。
主队皇马,CPRG,萌茵热爱。
CP球球,基友JT~~
每篇皆为对所爱之人的告白

[叶皓]佳期如梦

很早就想写的叶皓书信体,架空AU设定,全文刘皓视角。

一发完,非HEOOC慎入!


 @没几年 (づ ̄3 ̄)づ╭❤~




第一封信

致叶修:

展信佳。

最近去法师聚集地走了一趟,正好交换了一些对你伤口有好处的魔药,随信附上。具体使用说明我写在信末,叶修你记得按时按量服用!

不用担心嘉世——邱非不愧是你教出来,年纪轻轻就干得很好。

……行吧,我承认他是比我当初强,行了吧?……我没嫉妒,真没!

PS 我现在记得写信时先写下“展信佳”了,真搞不懂明明都是平民出身,你为什么这么多讲究。

                                                                                 友:刘皓



第二封信

致叶修:

展信佳。

嘉世后山的枫叶又红了。

我把我刚进嘉世时你埋下的酒挖了出来。这方法确实有用,酒很香,也非常醉人。

估计我抱着酒坛子躺在枫树下的模样很失态——我都不知道我身体里哪来那么多水分——不过无所谓了,你又看不到。至于其他人,哼,量他们也不敢当面嘲笑我。

你以前还对我说过“男子汉不学会喝酒怎么行“这种话,现在想想挺好笑的:叶修你明明就是一杯倒,每次和别人拼酒都靠着法术暗中作弊啊!结果我当时居然还信了,信了!我特么还跑去狂练酒量!

喂,和我说句实话,叶修你是不是就为了把我训练出来好替你挡酒啊?

不知道你现在伤势如何,不过我想,埋个酒或者酿酒……还是可以的?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你说过为了鼓励我每年都会来埋次酒的。

我等你回来。

你可是斗神啊。

                                                                           爱你的:刘皓



第三封信

致叶修:

展信佳。

这段时间嘉世打了场硬仗,所以这封信拖到现在才写。

邱非“战斗格式”的名号已经成了嘉世的标志了,不过我还是……比较喜欢嘉世的“一叶之秋”。

虽然说现在已经是轮回的“一叶之秋”了。

嗯,我得说我还是有点后悔。

怎么说呢,如果是现在的我,肯定不会做出当初的事情吧。

有些话你在的时候当面没法说,不过在信里反而很容易就出口了。

抱歉,队长。

不过我觉得你大概也不会在意?

毕竟我现在想想,之前我走上歪路然后对付你时,你一直都很……平静。

以前我最厌烦你的平静了,觉得这是你装腔作势,看不起我。

现在嘛,我看着新进来的某些新人,倒是能理解当时的你了。

好好养伤,嘉世人都很惦记你。

我也很惦记你。

                                                                                       刘皓



第四封信

致叶修:

展信佳。

我从来都不知道嘉世有这么多!这么多公文!!

见鬼了以前跟着你的时候也没见嘉世的公文这么多啊!这已经是公文地狱了好吗!

……哦卧槽。

叶修你老实回答我,之前你不会嘴上说的“刘皓啊文书工作就都交给你了”但实际上你并没有都……?甚至帮我分担了一部分工作?

……所以你并不是天天在外面到处浪啥都不管?!

操啊我觉得我真的误会了你很多。

随信附从百花搞来的小果子,我问过了,这种你最喜欢的水果不影响你养伤。

                                                                                        男友:刘皓



第五封信

亲爱的叶修: 

展信佳。

喂叶修,我觉得我被骗了。

他们说你的伤应该是到那里就马上好了的,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大家都知道的事你就这样瞒着我!!!

看我天天为你担心好玩是吧!

见我每次给你写信像个傻逼一样念念叨叨的,很有意思是吧!

告诉你我不干了!!!

                                                                                               刘皓



第五封信

致叶修:

展信佳。

嗯……那什么……咳咳……

上次我就是有点情绪激动我说的话都不算数!

我看见你笑了,不许笑,听见没!

估计去找你的嘉世朋友会提到上回我受伤的事情,不过你别听他们的,我的伤没什么大问题,早就好了,真的。

不过这次战斗我又想起你了。

看着小新人瞅着邱非那眼神,我就想啊,最初我进嘉世时看你大概也是这幅样子?

呃,可能比这还厉害点?

嘿,我那时候是真把你当“神”看的,你就是要我的命我估计还会问你“队长你想我什么时候用什么方式死”。

不过后来就……嗯我就不说了,反正你我都懂的。

要形容的话,大概有点“走下神坛粉转黑”的感觉。

但现在我知道,你一直都是你,从没变过。

……好啦,我只是想说,我想你了。

期待你的回信。

                                                                                                    刘皓



第六封信

致叶修:

展信佳。

最近晚上总在做梦,梦见你,梦见过去的嘉世。

我猜当你知道我主动回到嘉世的时候应该挺吃惊的?毕竟换做我自己,在真踏出这一步之前都没想过这条路。要知道当我被老陶交换到雷霆时,我还抱着诅咒嘉世的心思来着。

不过人真的是会变的。

你出事之后我感触挺大,再回想从前就觉得吧,有些事它真没那么值得。

肖时钦回到雷霆之后我得到了嘉世危在旦夕的消息,当我发现我的第一反应是回嘉世、哪怕嘉世众人都不会欢迎我时,我就做下了决定:我要留在嘉世。

我不生在嘉世,但我长在嘉世。

我最肆意的青春与最黑暗的过去在嘉世,而我现在终于意识到,我所在意的人与事,都与嘉世密不可分。

嘉世是我的家。

你和我说过,想做什么事的话,任何时候都不晚。所以我想,“一直留在嘉世”这件事,我也是能做到的。

就是搞得现在做梦梦见过去时,都不敢相信了。

对了,我最近都没有老陶的消息了,他是不是去见你了?

好吧,你要是在嘉世估计又会对我说“专注训练!不要分心!”了。

开个玩笑,我现在训练得可认真了,真的。

保重。

                                                                            梦里全是你的:刘皓



第七封信

我爱的叶修:

展信佳。

霸图百花呼啸蓝雨的人事变动都告一段落,各城之间的气氛有些微妙。

北边有个新团体兴起了,他们建了座城,叫“兴欣”,奇怪的是从呼啸出走的方锐也去了这座不起眼的新城。

我看了嘉世在北边的探子传回的消息,兴欣……挺有活力的,他们的人也很有想法。

据说那位声名鹊起的“散人”武器很不一般,我想你应该会很有兴趣?

嘉世这几天准备派遣代表团去兴欣了,我也在出行名单里。

嘿,我知道如果你还在的话,肯定不会放过这次机会——你肯定会很乐意扶持他们一把,或者和他们玩玩。不过,谁叫你现在不在嘉世呢?

有本事就回来啊。

                                                                                                刘皓



第八封信

致苏沐秋前辈:

展信佳。

前辈您好,我是嘉世的魔剑士刘皓,有幸被“斗神”叶修指教过,因此一直比较牵挂叶修前辈。

我知道您和叶修前辈是关系密切的朋友,现在也肯定和他在一起,所以能不能……麻烦您看看,我之前给叶神写的信他是否有收到呢?

非常感谢您百忙之中给予的帮助!

                                                        一个不值得一提的魔剑士:刘皓



第九封信

致苏沐秋前辈:

展信佳。

前辈您好,我还是刘皓。

如果您发现叶神并没有收到信或者仅仅是他不愿意回信的话,能否请求您替我保密?万分感谢您的宽容与友善!

                                            一位粗心并请求原谅的魔剑士:刘皓

———————————————————————————————


“就来!”

听见催促启程的喊声后,刘皓一面烧掉手中黑色的信纸,一面匆匆应答。

“往返于生死间的信函”——能让活人与亡者沟通的信纸——逐渐消失在火焰里,出门与大部队汇合的刘皓却始终无法安定。

这不是他第一次购买“往返于生死间的信函”,奇怪的是,他一次回复都不曾收到。

倒不是说刘皓怀疑售货的商人卖了假冒伪劣产品——告诉刘皓人在死亡的一刻生前所受之伤都会自动恢复因而每一个去往亡者归所的灵魂都很“健康完整”的可是这名商人呢,再说了,还指望着刘皓做靠山的商人,也不可能得罪他的后台。

只是照理说,“往返于生死间的信函”只要写好烧掉,最迟七个昼夜内,生者就会收到来自亡者的回信。

但刘皓一次买了十封信,都搞了大半年了,愣是一封回信也不曾收到。

除非……

他紧了紧手中的缰绳。

除非,是对方压根不愿回复自己。

——————————————————————————————


第十封信

致“散人”:

您好!

现在我知道您是谁了。

我只是不曾想过……您和您的好友,原来都还活着。

无意冒犯,我当然不可能期盼您的死去,只是吧……我毕竟曾以为您已不再人世,还抱着一点点“我可以替您守护嘉世”的心态许久。

现在想想,我曾经的想法真是愚蠢。

我居然会觉得,您已经不在人世所以不可能再把我怎样,因而在信中无耻地表露心意,甚至觉得,反正您都没有回复我,那我可以当您默认了。

幸亏您还活着,收不到那些寄给“亡者”的信函。

不然我可就要成彻彻底底的笑话了。

您现在改变了名号,大约也是准备彻底和过去告别吧。

放心好了,我不会再像从前一样的——无论是跟随还是暗害,都不会有的。

祝您武运昌隆。

                                                                          “暗无天日”:刘皓


刘皓烧掉最后一封“往返于生死间的信函”。

就算知晓了真相,却还是只敢把心中的话寄给不可能存在的“亡者”……

“这才是最可笑的。”

刘皓轻声说。

他盯着一点点熄灭的火焰,看那其中黑色的信纸卷曲而后消失,如同看一段被迫斩断的过去,一份注定绝望的感情。

他伸手去触摸并不存在的灰烬,一如当初身在雷霆却意识到自己割舍不下嘉世、忘不了叶修般茫然。

    夜还很长。


END

————————————————————————————

是的其实没人挂,然而刘皓到最后才知道╮(╯▽╰)╭


最后写出来和一开始想的完全不一样了,也短了很多……_(:зゝ∠)_

感觉最后应该算是OE吧……嗯。


抱抱亲爱的 @没几年 ~爱你!

评论(14)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