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

全职狂热ing......野生粉......
叶攻党,目前有冷CP专业户趋势。
主队皇马,CPRG,萌茵热爱。
CP球球,基友JT~~
每篇皆为对所爱之人的告白

[叶乔]以你为名的流星

CP叶乔,原著向傻白甜HE,OOC慎入X3

这篇的命名之母 @没几年 最爱亲爱的了!(づ ̄3 ̄)づ╭❤~


简介:乔一帆觉得自己超幸运。



以下正文:


   “小乔好像一点都不在意?”

坐在沙发上的叶修看着自己同居三年有余的爱人,提出自己的疑问。

白天刚刚掉了身份证的乔一帆一愣:“因为……事情都发生了,再着急也没用吧?”

“是吗?”

叶修也不多说,就带着他一贯的懒散笑容盯着乔一帆。

投降的总是乔一帆。

“因为我觉得……这是在攒人品。”

乔一帆的声音很小,耳畔的红晕证明他对此是非常不好意思的。

“平时多攒攒人品,朝流星许愿时,才会很顺利地实现愿望啊。”

一脸坚定的乔一帆叫叶修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最终他清了清嗓子:“那,小乔来和我讲讲,流星有多灵呗?”

乔一帆总是无法拒绝叶修的。

“第一次发现这一点,是我想要加入微草训练营的时候。”

乔一帆生长在一个父亲严厉母亲温柔的家庭,然而在乔一帆看来,一向表现得非常传统的父母,是决计不会允许自己走上职业电竞选手道路的。

那一天夜晚,满腹心事的少年站在阳台上,看着天边划过夜空的那道光,忽然就想起老套的说法:对着流星许愿,星星会实现你的愿望。

于是他双手交握,盯着那道坠落的光,许下自己的愿望。

他的愿望真的实现了。

第二天,鼓足勇气和父母讲述自己想法的少年,得到了意料之外的答案——父母都非常支持他。

如愿以偿的乔一帆当然会想起自己昨晚的遭遇。

一定是流星的魔法吧。

这是乔一帆相信流星的开始,也是他第一次,把自己平常不怎么好的运气归结于“已经运气好到流星能实现自己的愿望了,平常当然就差点”这种理由。

“第二次是我遇见前辈呀。”

乔一帆笑得眉目弯弯。

在微草不受人重视、亲密的小伙伴前途坦荡而自己与对方的距离日渐遥远这种事当然不是什么叫人愉快的经历,可是如果这段经历的尽头是遇见叶修,那么对乔一帆而言,便足够令他微笑。

第八赛季刚开始时,乔一帆已经察觉到自己所处的糟糕境遇。

但是他不甘心。

他抱着“不行我就离家出走”的念头和父母讲明自己想进微草训练营,为的可不是在最后灰溜溜地回家。

他不希望努力的结果是失败,更不希望自己被好友高英杰抛下。

然而最重要的是……乔一帆热爱这个游戏。

他渴望加入荣耀职业联盟,进入一个更高的层次,遇见最强的对手与队友。

于是难得的休息日,跟随大部队远足的乔一帆,在夜晚见到流星时,毫不犹豫地许下愿望。

一开始他以为这一次自己平常积攒的运气不够所以流星没有眷顾自己——许愿后,他的日常并没有什么变化。

但后来乔一帆知道,流星并没有遗忘自己。

——第八赛季下半程,乔一帆遇见了退役的大神。

“最后就是……前辈呀。”

乔一帆又开始不好意思了。

这次,纯属私人情感了。

最初乔一帆只觉得叶修是厉害的大神。

等他加入兴欣,大神就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大神了,而是最可靠的队长,最厉害的前辈。

那时的乔一帆,对叶修更多是敬慕与崇拜。

乔一帆也不知道自己对叶修的感情是何时开始生出的变化,只是在兴欣夺得冠军的那一夜,疯狂庆祝后作为难得清醒的人之一,乔一帆送叶修回房间时,忽然觉得心疼。

乔一帆换下叶修的外衣,细致妥帖地照料着一杯倒的叶修。

他本该在做好一切后,从叶修的房间离开,去自己的房间——陈果特意在这家庆功的酒店,为战队的每一位成员都订了房间。

但是他没有。

乔一帆坐在叶修床边,看了叶修一夜。

他才刚刚意识到自己对队长的情感,究竟发生了怎样旖旎暧昧的变化。

可这不妨碍他马上接受这个事实。

尽管如此,乔一帆也没有胆大到趁着叶修醉倒,偷亲对方的唇。

他连伸手抚摸对方的脸颊都不敢,只敢一遍又一遍给叶修做手操,然后靠近对方,手停在空中虚虚描绘对方的轮廓。

凌晨五点,乔一帆回到自己的房间,假装因为夺冠后的兴奋一夜未眠。

这一年夏天,荣耀世界邀请赛上,退役的叶修作为国/家队领队重返赛场。

苏黎世的场馆里,坐在观众席上的乔一帆在冠军产生后,死死地盯着大屏幕。

他看的当然是叶修。

国/家队夺冠的功臣,他认知中无所不能的前辈,他心中,那个无法替代的人。

欢呼如潮水,掌声如惊雷,而乔一帆只是注视着他暗恋的那个人,心想:啊,前辈真的很耀眼。

也就是在那一刻,他想要告白。

幸运的是,这天晚上,乔一帆在异国的天空,见到了流星。

“所以……小乔你觉得我会答应你,是流星的魔法?”

听完所有的叶修非常会抓重点。

“没有没有!”

乔一帆疯狂否认。

“……最,最开始是有一点。”

叶修的注视下,乔一帆还是低头说出了实话。

“因为太顺利了。”

一告白,叶修就答应了。

哪有这么好的事?

乔一帆不觉得如果没有流星起作用,自己会这么好运和叶修两厢情愿。

“但是不管开始如何,我知道现在前辈对我,肯定就和我对前辈一样呀。”

尽管有些吞吞吐吐,乔一帆还是把自己最初的惶恐与迟疑摊开,而后把后来千回百转的变化一力隐下,只把最后最好的结局,讲给叶修听。

叶修当然能看穿乔一帆的想法。

正因为如此,他觉得好笑的同时,也越发心疼。

小乔啊……

“小乔,你就没想过,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的努力吗?”

“努力只是最基本的东西,这不是前辈说的吗?”

乔一帆答得特别认真。

叶修:“……”

“我记得,爸年轻的时候玩过一段时间摇滚?”

叶修指的是乔一帆的父亲。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叶修忽然换话题,但乔一帆还是飞快跟上:“是。爸爸和我说过,虽然当时爷爷很反对,但他还是坚持,甚至还想过自己跑出去组乐队。虽然最后没搞成,但也因为这认识了妈妈。”

“你看小乔,这就是原因。”

“摇滚音乐之于父辈们,和电竞之于我们,在更老的一辈人看来,应该都差不多?”

“你是说……?!”

乔一帆愣住了。

这纯粹是一叶障目了。

因为他从前一直深信这是“流星的魔法”,所以反而忽略掉了最符合逻辑、最有可能的原因——他的父母也有过肆意张扬的青春,为什么就不能理解孩子的追求呢?

“但是后两次……”

“你不觉得后两次与其说是流星的魔法,还不如说是月老的功劳?”

乔一帆:“……”

    这直球打得他不能呼吸!

幸福得觉得自己下一秒就会当场昏迷!

“哪有什么魔法。”

乔一帆听见叶修在自己耳边低语:“你遇见的,都是你应得的——你足够优秀,一帆。”

而后他看见那个稍微拉开和自己距离的男人冲自己眨眨眼:“还要纠正你一个错误的认知,一帆——你告白的时候我会答应,那当然是因为,我也喜欢你。”

今天收到太多冲击的乔一帆晕晕乎乎的,但他总算还保留了一点理智:“……前辈?”

“嗯,结婚前必须要有一次坦率的交流。”

乔一帆:????!!!!

“我们结婚吧,一帆。”

叶修掏出了一盒戒指——特意定制的戒指和他所有的冠军戒指,都在里面。

乔一帆愣了好久。

他反应过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迫不及待地从叶修手上抢过那一盒戒指。

“都是我的。”

“前辈也是我的。”

他看着叶修,把这两句话重复了三遍。

叶修注视着他亮晶晶的眼睛,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绽放在唇角:“当然。”

“你也是我的。”

 

END

————————————————————————

对的这就是之前说的脑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没几年 疯狂亲亲爱的!(づ ̄3 ̄)づ╭❤~


评论(28)

热度(164)